摘抄

文学作品摘抄

by lonelyman, 2020-12-07


[TOC]

中国文学

鲁迅

《而已集·小杂感》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是觉得他们吵闹。

  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 中国人的想像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

《三闲集·无声的中国》

  中国人的性情总是喜欢调和、折中的,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说在这里开一个天窗,大家一定是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会来调和,愿意开天窗了。

《热风·四十一》

  所以我时常害怕,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倘若有了炬火,出了太阳,我们自然心悦诚服的消失。不但毫无不平,而且还要随喜赞美这炬火或太阳;因为他照了人类,连我都在内。
  我又愿中国青年都只是向上走,不必理会这冷笑和暗箭。

《南腔北调集·世故三昧》

  如果你遇见社会上有不平事,万不可挺身而出,讲公道话,否则,事情倒会移到你头上来,甚至于会被指作反动分子的。如果你遇见有人被冤枉,被诬陷的,即使明知道他是好人,也万不可挺身而出,去给他解释或分辩,否则,你就会被人说是他的亲戚,或得了他的贿路;倘使那是女人,就要被疑为她的情人的;如果他较有名,那便是党羽。

白岩松

《白说》

  一个人的价值和社会地位,跟他的不可替代性成正比。不可替代性来自哪里?来自独立的人格和独特的思维方式。​

路遥

《平凡的世界》

  习惯了被王者震撼,为英雄掩泪,却忘了我们每个人都归于平凡,归于平凡的世界。


日本文学

三島 由紀夫 (三岛由纪夫)

《豊饒の海 奔馬·十》(《丰饶之海 奔马·十》)

原文暂未找到

   让自己深陷进去的感动全都是危险的。更危险的是,在你那夺人魂魄的目光之中,似乎有一种对这类故事生来具有的“适宜”。

夏目 漱石

《こころ·上 先生と私·二十三》(《心·上 老师与我·二十三》)

  私がのつそつし出すと前後して、父や母の眼にも今まで珍しかった私が段々陳腐になって来た。

  我开始感觉百无聊赖时,父母眼中那个稀罕的我也慢慢变得无趣了。

芥川 龍之介(芥川龙之介)

《鼻》(《鼻子》)

  人間の心には互に矛盾した二つの感情がある。勿論、誰でも他人の不幸に同情しない者はない。所がその人がその不幸を、どうにかして切りぬける事が出来ると、今度はこっちで何となく物足りないような心もちがする。少し誇張して云えば、もう一度その人を、同じ不幸に陥れて見たいような気にさえなる。そうしていつの間にか、消極的ではあるが、ある敵意をその人に対して抱くような事になる。

  人的心中,自具两种矛盾的感情。见人不幸,无人不会不同情。然而,此不幸者,一旦摆脱困境,不知怎的,反让人觉得怅然若失。说得过分点,心里巴不得他重陷不幸中去。虽非有意,不知不觉中竟生出一种敌意来。


欧美文学

Francis Scott Key Fitzgerald (弗朗西斯·斯科特·菲茨杰拉德)

《The Great Gatsby》(《了不起的盖茨比》)

Whenever you feel like criticizing any one, just remember that all the people in this world haven't had the advantages that you've had.

  当你想要批评别人的时候,记住,并不是世界上所有人,都和你有一样的条件。

鲁迅 三岛由纪夫 芥川龙之介 夏目漱石 中国文学 日本文学 欧美文学

作者: lonelyman

鄂ICP备20004315号
提供加速服务
2021 © typecho & LM